99艾滋病论坛

 找回密码
 注_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40|回复: 0

当HIV遇上青春期的几个难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3 08: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国艾滋病儿童的群体正在不断扩大

      上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出现艾滋病儿童,此后这一群体不断扩大。目前保守估计全国有8万艾滋病儿童,这些儿童是社会中相当脆弱的一个群体,父母去世,缺少亲情,外界歧视、孤苦无助,没有经济来源更使得他们的营养、医疗和受教育权利得不到保障。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青春不期而至,各种生理和心理问题也随之出现。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上的这篇综述可以帮助我们认识艾滋儿童的各种青春期问题,加深对艾滋病的认识。

      在世界范围内,有超过三百万名儿童感染了艾滋病毒(HIV),其中90%生活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由于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比例的增加和HIV疫情的稳定,大量艾滋病患儿进入了青春期,给医务工作者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来自伦敦热带疾病和感染病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对HIV感染儿童的流行病学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感染HIV青少年的临床特点进行了综述,在线发表在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上。




      HIV感染的青少年必须面对各种心理问题

      自HIV发现30多年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一直是发病率最高的区域。全世界有300多万HIV感染儿童,其中90%生活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HIV感染儿童是成年人的镜像,HIV疫情的出现使儿童健康状况出现倒退。全球儿童的死亡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间提高了1/3-2/3。

      由于儿童免疫系统发育不完全,感染HIV后,病毒会在体内长期存在,从而导致严重的慢性临床并发症。此外,HIV感染的青少年还必须面对各种心理问题,快速的身心发展,长期药物服用,性关系的处理等。

      这就要求制定HIV感染早期确诊及治疗措施。艾滋病临床护理应包括与年龄相适应的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服务,以及心理、教育和社会服务。卫生保健工作者需要接受培训以提高对这些年轻人需求的认识。只有这样,才能让孩子们在低级别的卫生保健设施服务中得到优质专业的护理。




      南非地区存在大量HIV感染的青少年

      发达国家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实施有效的HIV干预措施,但非洲大部分地区直到在2004年才把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作为预防母婴传播的干预措施。虽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感染HIV的婴儿数从2009年-2011年已经下降了24%,但治疗覆盖仍不理想,在21个高负担国家,只有59%感染HIV的孕妇接受 ART药物。2011年,每天仍有约1000个婴儿感染HIV。

      在ART出现之前,50%非洲HIV婴儿的寿命只有2岁。随着ART的日益普及,低收入国家HIV感染儿童的预期寿命大幅上涨,大量孩子能存活到青春期甚至更久。例如在津巴布韦,2.5万名HIV感染儿童中有40%以上在2009 年接受了ART,现在他们已经10岁或者更大了。

      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存在大量HIV感染的青少年,其寿命的延长并不完全是由ART引起的。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未经治疗的HIV感染婴儿早期死亡率较高。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流行病学数据表明,至少有1/3的HIV感染婴幼儿病情进展缓慢,其中位生存期为16年。对近年来数据进行分析发现,未经治疗的HIV感染婴儿十年生存率大约为20%-30%。不过,非洲地区HIV感染儿童的确切生存概率并不明确,因为相关研究均未跟进到患儿5岁以上。

      在基于人群的非洲南部HIV患病率调查中,ART时代以前的青少年HIV感染率维持在2%-6%。14岁以下男女之间的HIV感染率差别不明显。显然, 这些HIV感染是通过非性途径传播的。但在14岁以上的HIV感染者中,女孩比例明显高于男孩,提示女孩感染HIV的风险高于男孩,可能通过性途径传播。

      成人HIV流行产生了大量的围产期感染婴儿,而这些婴儿成长为青少年需要一段时间,因此青少年的患病率将逐渐增加。虽然ART已经作为预防母婴传播的干预措施进行普及,但HIV感染青少年的人数下降预计还将有二十年时间的滞后。




      HIV感染临床表现及并发症
      在婴幼儿时期感染HIV,通常疾病进展迅速,表现为发育受阻、严重的细菌和病毒感染以及艾滋病相关性疾病,如卡氏肺囊虫肺炎、艾滋病脑病、顽固性念珠菌感染。
      与此相反,年龄较大的HIV感染儿童者则表现为无症状或多个非特异性症状,如复发性上呼吸道、消化道感染、腹泻、轻微的皮肤感染和发育不良。这些症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未感染HIV的同龄人中也是常见的,因此不能作为HIV感染的特异性症状。
      医务人员通常只在患者出现明显的免疫抑制与典型的艾滋病症状后,才对其进行艾滋病毒检测。因此,应降低对于高流行区儿童的HIV检测标准,即使他们并没有明显的HIV感染危险因素。

      感染恶性疾病
      在一般情况下,青少年 HIV感染的机会性感染谱更接近于成人HIV感染者。隐球菌感染在年轻的儿童感染者较少见,但在感染HIV年轻人中较常见。还有,肺结核的发病率也比较高。然而,肺结核缺乏特异性的病原学确诊指标,通常根据慢性的呼吸道症状进行诊疗。结核病的负担可能被高估,因为HIV感染的青少年长期的慢性呼吸道的症状报告率高。
      感染HIV的青少年对那些有疫苗预防的疾病易感。早期儿童免疫时,HIV感染儿童对疫苗的反应率较低,再加上其免疫能力减弱。这都有可能使HIV感染的青少年变得特别易感。在博茨瓦纳2009-2010年度麻疹爆发时,195名HIV感染儿童感染麻疹的中位年龄为13岁。症状最严重的是HIV感染的青少年,但其中大部分都已在幼儿期接种过麻疹疫苗。
      此外,在一项包括了8岁-17岁的接种HBV疫苗的卢旺达青少年中研究发现,HIV的病毒载量和CD4计数均是乙肝抗体反应的独立预测指标。复种可以恢复免疫力,但目前没有更强的证据来支持这一点。
      此外,由于女孩进入青春期后成为性活跃群体,子宫颈癌值得关注。人乳头瘤病毒(HPV)与子宫颈癌密切相关,HPV的感染率在非洲很高。年轻的HIV感染女孩经常发生宫颈不典型增生,但很少进行筛查。
      坦桑尼亚的研究显示,65%的青春期少女在初次性行为1年内感染了HPV。HPV疫苗是安全的,具有免疫原性,可以被青少年和他们的监护人所接受。然而,关于HPV疫苗在撒哈拉以南的大多数国家接种的政策仍有待进展。
      在感染HIV的儿童癌症谱是年龄依赖性的。HIV使儿童患伯基特(Burkitt)淋巴瘤和卡波西氏(Kaposi)肉瘤的风险明显增加。卡波西氏肉瘤是多见于青少年。年轻的儿童可能会提高CD4+ T细胞计数,可能会有淋巴卡波西氏肉瘤。青少年的卡波西肉瘤成年人相似,其体内的CD4+ T细胞计数较低,还有皮肤损伤。
      虽然在儿童中,绝对CD4 T细胞数较高,但这不能消除恶性疾病的风险。免疫抑制的持续时间是相关的危险因素,是青少年出现恶性疾病的主要风险。长期的HIV感染可能在年轻人中诱发恶性疾病。
      B细胞和T细胞淋巴增殖性疾病,往往出现在感染HIV的儿童中。这些疾病在青春期及以后发展成为明显的恶性疾病的风险尚不得而知。据报道,感染HIV的青少年可能出现非典型和罕见的恶性疾病。

      HIV感染青春期病人的显着特点:慢性疾病
      HIV感染青春期病人的显着特点是慢性并发症的高患病率。这些疾病可导致严重残疾。
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出现HIV相关的慢性肺部疾病的风险逐步增加。在ART治疗普及之前,已经认识了这种疾病。淋巴细胞性间质性肺炎是主要的病因。ART治疗对淋巴细胞性间质性肺炎有效,但ART毒药物的延迟启动可能会导致长期后遗症,如支气管扩张症和肺心病。与年轻儿童相比,青少年的慢性肺部疾病的范围较大。
      一项津巴布韦的研究包括了116位围产期感染HIV的青少年。超过30%的儿童出现严重的和致残的慢性呼吸道症状。一项马拉维的研究包括了160较年长的儿童。其研究结果与之相似。
      出乎意料的是,在津巴布韦的研究中,高分辨率CT扫描显示,多数小呼吸道疾病与缩窄性闭塞性细支气管炎一致,却不同于淋巴细胞间质性肺炎。闭塞性细细支气管炎的可逆性较差。7%儿童出现肺动脉高压。闭塞性细支气管炎,通常发生在移植物抗宿主病,病毒感染,暴露于化学烟雾后,是一种渐进的危及生命的疾病。但目前对它在HIV感染者中的自然史和发病机制知之甚少。同时也不知该如何治疗。
      胸部影像学表现非特异。高分辨率CT是该疾病的诊断金标准,但使用不是很普遍。闭塞性细支气管炎以前未在美国和欧洲感染HIV的青少年中报道。ART早期治疗可能可以预防这种疾病,地理变异或遗传倾向可能也是其中的一项影响因素。


      HIV与心脏疾病
      已经很好地认识了HIV感染婴幼儿的心脏疾病。心脏疾病的风险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升高。这些异常包括扩张型心肌病,心包积液,左室舒张功能障碍,左心室壁的厚度或质量的增加并左室短轴缩短。
      亚临床异常表现可能随着年龄的增加发展成有症状的心肌病理改变。一项津巴布韦HIV感染的青少年的住院队列研究表明12%的病人是由于心脏疾病,包括心肌病。
      一项哈拉雷110例HIV感染青少年的研究表明67%出现左心室肥厚和24%的左心室舒张或限制性削弱了。此外,31%有右心室扩张和4%符合标准的肺高血压超声心动图。这可能继发于慢性肺部疾病。
      此外,43%出现劳力性呼吸困难,39%出现胸痛;37%纽约心脏协会评分大于2,这提示活动能力的限制。ART治疗对心脏的自然病程的有效性不明确。长期接触某些ART类药物,如蛋白酶抑制剂,会导致血脂异常,这本身就能增加心血管疾病发生的风险。


      HIV与生长障碍
      生长障碍,包括发育迟缓和青春期延迟,是HIV感染儿童的标志,是诊断青少年HIV感染途径的主要特征。如果不进行治疗,生长障碍在青春期会变得特别明显,因为这是一段快速增长和青春发育的时期。发育迟缓,需要一个较长时期的积累,可以说是慢性HIV感染青少年的唯一临床表现。
      非洲地区HIV感染儿童的发育不良的程度较其他地区更严重。可能是由于营养不良和HIV感染的高比例。虽然在开始ART治疗后,患者会出现追赶生长,但常无法恢复到健康的高度。身体以及认知的发育和实际年龄的分离,可在感染HIV的青少年中引起较大的心理疾病。由于发育迟缓和青春期延迟是HIV感染导致的明显临床表现,HIV感染者可能会因此受到侮辱和歧视。


      HIV与神经认知疾病
      进行性脑病,其特征为脑功能逐步或持续恶化,在感染HIV的婴幼儿较常见。围产期感染HIV的年长幸存者,他们的整体神经认知功能在正常范围内。但这些研究都缺乏对照组,无法对这些结果进行对比。无症状的HIV感染青少年通常传统的检测方法无法确诊。这些方法包括检测认知功能,运动机能,记忆,感知性能,定量能力,思维过程和语言能力的短缺。
      ART治疗对神经认知结果的疗效存在争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ART治疗开始越早,相应的症状就越轻。尽管ART药物的治疗存在缺陷,但它对青少年有重要的意义。特别是考虑到药物治疗的依赖性,教育和职业生涯规划,危险行为和整体的生活质量。


      HIV与皮肤病
      皮肤疾病是HIV感染者最常见的表现之一。在哈拉雷的301例住院青年患者中,有皮肤异常患者为HIV感染的几率高37倍。此外,70%感染HIV的青少年有两个以上的皮肤症状,这一比例高于HIV感染幼儿和成人。HIV感染的青少年在整个童年通常有非特异性皮疹反复发作史。常见的表现包括瘙痒性丘疹,口角炎,传染性软疣,带状疱疹,和普通疣(寻常疣)。
      此外,弥漫的平面疣,主要分布在面部和其他太阳暴露区,从而引起广泛的关注和歧视。组织学和HPV类型符合疣状表皮发育不良,这是一种潜在的癌前状态。ART治疗并没有明显的改善这一症状。外用乙醇酸可以加快恢复速度。
      其他皮肤表现会随着ART的治疗得到改善。可能会出现暂时性恶化与免疫重建相关。与生长障碍类似,皮肤病是HIV感染的明显表现,从而导致HIV感染儿童受到严重的歧视。


      HIV与肾脏、骨骼疾病
      HIV相关肾病是由于肾小管上皮细胞的直接感染。与其他慢性并发症相似, HIV相关肾病的风险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大。而且,非洲人中APOL1基因变异频率较强,可能存在更高的风险。在非洲队列的研究中,已经发现APOL1基因变异频率与HIV相关肾病有关。
      HIV感染也可降低骨矿物质和骨密度。造成骨密度降低的因素包括HIV相关疾病的进展,肾脏疾病,维生素D 缺乏,吸收不良,长期慢性病毒介导的炎症,生长发育迟缓,低体重和青春期延迟。青春期是骨矿物收集的一个重要时期。骨量的损害可以增加骨质疏松症的风险。
      尽管ART治疗可以明显降低肾脏疾病的风险,并有利于骨增长。替诺福韦作为治疗HIV的一线推荐药物,可引起近端肾小管中毒和减少骨矿物质密度。但这一作用在成年人中不明显。然而,替诺福韦的不良反应发生的风险在儿童和青少年中较高。


      在青春期接受ART治疗
      世卫组织治疗HIV的2013年指南与以往的指南相比,建议早期开始ART治疗。5岁以下的儿童,不管疾病的临床或免疫学阶段,都应接受ART治疗。然而,在年龄较大的儿童,青少年和成人,ART治疗应延迟,直到病人出现WHO规定的HIV3或4阶段或CD4计数下降到低于500个细胞每微升。
      不同于成人,儿童在当免疫系统尚未成熟的时期感染HIV。与成人患者相比,在儿童体内由HIV引起的慢性免疫激活,可导致免疫早衰,从而对免疫系统造成更不利的后果。延误治疗除了限制器官的发育,还会增加终末器官的并发症和进展的风险。
      虽然早期获得HIV治疗可能有助于预防这些并发症,ART治疗本身可导致一些副作用,如脂肪代谢障碍,高脂血症和胰岛素抵抗。替诺福韦的使用率上升,因为现在它可以作为一种组合药物,每日固定给药一次。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关注替诺福韦相关的肾脏和骨骼的毒性作用。建议对已经使用替诺福韦的儿童和青春期少年进行监测。
      在2013年WHO 的HIV指南中,大于35公斤的青少年和成人共同使用推荐的ART治疗方案和剂量表。虽然这个方针共同适用于各年龄组,但药物在青少年中药代动力学数据缺乏。青春期的变化和生长可能延迟ART的药物代谢,而当从以重量为基础的剂量标准转变为以年龄为基础的最佳时期不明确,这可能会导致药物的过量或不足。


      HIV与心理问题、心理健康
      以上提到的HIV有关的问题在任何年龄组都常见。除此之外,感染HIV的青少年可能面临着复发性和累积的心理压力,如患者及其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死亡,对年轻的兄弟姐妹的责任,羞辱和歧视,被视为异类的恐惧和对死亡和未来的迷茫。家庭中HIV/AIDS影响了家庭的健康和财富,从而使贫穷加剧。在HIV流行地区,孤儿普遍存在。
      因此,50%以上的艾滋病是青少年。孤儿有许多的不良后果,包括失去有效的指导和监督,不持续的治疗,心理压力和精神健康状况不佳,失去教育机会,贫穷。与学校教育相关的问题也很普遍,如由于疾病或就诊而旷课,向学校官员公开HIV感染状况,受到同学和老师的歧视。HIV感染的青少年因精神病入院的频率显着地高于其它高收入国家的儿童。这种增长可能是由于HIV感染的神经病变和环境因素。在非洲,HIV感染与一些社会因素有关,例如被孤立,贫穷,和不持续的监护,这导致青少年行为和精神疾病风险的增大,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症和严重焦虑。
      由于家庭努力解决眼前的医疗社会和经济问题,心理健康的需求常常受到忽视。这些心理因素会最终影响青少年的对治疗的依从性和成功率。


      ART治疗的依从性
      在青春期,有许多关键的生活事件要发生,包括完成学业,开始性活动,并从事经济生产。此外,青春期是一个高风险行为发生的典型时期。不出所料,有慢性疾病的青少年药物的依从性要比成年人和儿童差。同样,感染HIV的青少年和年轻人表现为较差的药物依赖性和病毒学失败率。
一项包括了154青少年和7622成年人的研究表明,药物依从性随着服药时间的推移而下降。青少年6个月的依从率为21%(成人为41%),24个月的依从率为7%(成人为21%)。此外,青少年会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出现病毒反弹。与成人相比,较难实现长期的免疫恢复。
      青春期较差的治疗依从性与以下因素有关:成为孤儿,缺乏相关的知识,精神健康问题,监护权的变化,上学的问题以及缺乏父母和社会的支持。由于向青少年告知HIV感染状况较迟,从而缺乏自主性,大大影响药物的依从性。在乌干达,儿童的监护人是唯一知道孩子HIV感染状况的人。这些孩子最终不服用药物的几率提高三倍。
      相比之下,较好的药物依从性与如下因素有关:青少年对自身的HIV感染状况的认识,宝贵的社会支持,并与父母有良好的关系。然而,即使青少年具有这些明显的有利因素,耻辱和贫穷仍然是影响药物依从性的障碍。渴望在青春期得到同龄人的认同,而不是歧视,这也大大影响了药物的依从性。
      抗病毒治疗的服药周期是每天一次。服药的疲劳会导致青少年停止使用药物。从儿童到成人的艾滋病关怀服务的转型也可能进一步扰乱药物的依从性。因为可供咨询的时间减少了,卫生保健从业者对解决青少年特殊情况的经验缺乏。
      较差的药物依从性会导致包括临床疾病的进展,药物耐药性的出现。由于青少年进入性活跃期,传播耐药HIV毒株的风险加大。但也不能过分强调药物依从性对耐药性产生的影响。由于他们的父母也接受ART治疗,而且他们从婴儿开始,已经接受了较长时间的ART治疗。此外,在青春期HIV传播给性伴侣的风险本来就高。
      因此,在青春期保持药物的依从性不仅可以是治疗成功的关键,也能预防HIV的传播。在低收入国家,没有相应的证据提示有有效的干预措施可以增强药物的依从性。此外,药物的依从性是动态的,个人的,没有人通过一种干预措施使病人保持持续的依从性。


      性与生殖健康
      青少年和年轻成年人近年来是一直艾滋病预防项目关注的焦点。随着越来越多的HIV感染儿童进入青春期,成为性活跃人群,这就要求推出二次预防方案。在青春期,性身份的建立相当复杂的,具有社会文化特异性。性行为通过社会道德来约束。在发达国家,有许多干预措施来减少危险性行为的风险,但这些很少适用于非洲的年轻人。
      有许多因素使青少年感染HIV的风险增高。包括早期初次性行为,拥有多个性伴侣,性暴力的高风险和少女与老年人进行性交易。一项乌干达的20个站点的研究,表明安全套使用水平较低。63%的年轻人意识到有必要通过使用安全套来预防艾滋病,但只有30%的人真正付诸实践。
      对HIV感染的怀孕少女的管理,也对我们提出了挑战。因为目前没有方法来阻断母婴传播HIV,减少孕期并发症的发生,减少与HIV感染有关的歧视和处理性伴侣的低水平告知率。只有少数性活跃的青少年向目前的性伴侣报告了其为HIV感染者(15-17岁之间的为29% ,18-19岁的为42%)。许多青少年怀孕是意外的,由非专业人士来终止妊娠。
      HIV感染的青少年缺乏对生殖健康,HIV的传播和避孕方法的认识和了解。差异卫生保健工作者提供的信息和青少年的实际需求是有差距的。卫生保健提供者需要认识或者预料到那些围产期感染HIV的儿童已经进入性活跃期。因此艾滋病保健方案应提供与年龄相适宜的预防HIV传播的方法。


      HIV感染状况的告知
      虽然HIV感染状况的告知经常推迟到幼儿期,但当儿童接近认知成熟和青春期时,HIV感染状况的告知对他们至关重要。青壮年必须对性关系和未来的计划作出选择,他们只有在准确理解疾病的基础上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虽然告知的好处相当大,但是向孩子本人告知其感染了HIV往往较迟。此外,推迟披露可能严重影响治疗依从性和心理幸福感,也可能影响家庭的功能和青少年的社会和学校生活。告知的延迟将增加最终告知的困难。
      在一项研究中,告知HIV病情的中位年龄为15岁。得知自身HIV感染状况的孩子会有许多关于HIV问题,如HIV阳性意味着什么,家庭中出现HIV阳性将有什么影响。青少年渴望与他们的照顾者直接沟通他们的HIV状况,但大多数成年人都没有能力正确处理这个过程。
      研究发现如何向儿童告知其HIV状况是监护人所面临的难题。父母不愿向孩子透露HIV的感染状况通常是想保护自己的孩子免受心理困扰,也是为了防止泄露母亲的HIV感染状况,并避免自己让孩子感染HIV的罪恶感和孩子的指责。其他可能的因素包括对歧视和耻辱的恐惧。
      卫生保健提供者或看护人是否应该向儿童告知其HIV感染的状况。尽管有研究建议将告知作为一个发展适当的和渐进的过程,还要提供持续的支持来解决出现的问题。但目前医护人员以及监护人通常认为告知是一个独立的事件。
      向青少年告知病情通常是单向的。青少年没有机会来提问。卫生保健工作者有时不具备必要的技能,来帮助护理人员和家庭处理相关的问题。与许多忙碌的为孩子提供ART治疗的诊所相比,投入告知以及相应的支持系统的人力和物力都有限。


      对政策和研究的建议
      由于低估了HIV感染青少年的负担和发病率,目前的政策已经产生了不利的影响。对HIV感染患儿的早期确诊可以减慢疾病的进展。政策的制定者应该考虑如下的因素:知情同意和自主性;医疗工作者的培训以及在低级别的医疗保健背景下提供优质的护理。
      在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带领下,经过全球的努力,应该重视HIV感染的年轻人,制定指南来规范这个年龄段的HIV的诊断和治疗。
目前研究重点应集中在青少年HIV的流行病学。许多问题也亟待解决,如HIV病情的告知,药物依从性,对HIV的歧视,HIV的传播。这些问题与青春期其他慢性疾病相似。对这些方面的政策也有适用于其它青春期慢性疾病。
      专门为青年人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是一种奢望。由于目前艾滋病的治疗是以小儿或成人为导向的,青少年很可能会受到忽视。目前迫切需要制定旨在提供早期诊断和改善对青少年治疗的政策和计划,并能迅速实施。
      本文建立了一个模型综合了HIV的临床护理,性和生殖健康,心理,教育和社会服务。这将有助于为青少年准备一个独立的和富有成效的未来,在社区和社会水平减少这种毁灭性的流行病。由于青少年是迈向成年的重要一步,他们需要我们的支持和鼓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_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客服QQ:800962
  • 红丝带之家
  • 咨询:21885399
  • 艾滋病在线咨询服务
  • 添加微信:hivaizi

  • 扫一扫,加微信在线咨询

QQ|手机版|99艾滋病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6-19 07:19 , Processed in 0.36960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