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99艾滋--> -> 感染案例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问题主要是卖血”

  

①赴美领奖,与美国艾滋病救助组织Housing Works志愿者在一起。

  

③2003年7月2日,高耀洁手里拿着一张艾滋病遗孤的照片,悲悯写在她的脸上。

  

④2004年,高耀洁著作《一万封信——我所见闻的艾滋病、性病患者生存现状》出版。
  

  “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赴美领取“全球女性领袖”奖,披露中国艾滋病面临的严峻现实  

  3月15日上午(当地时间3月14日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的颁奖典礼上,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80岁女医生高耀洁接受了世界妇女权利组织“生命之音(Vital Voices Global Partnership)”的年度“全球女性领袖”奖。来自五个国家共8位杰出人士获奖,其中有四位中国妇女:高耀洁、王行娟、谢丽华和郭建梅。

  平生第一次出国领奖的高耀洁,惊动了中美高层。前美国第一夫人、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是该组织的名誉主席之一。她说:“我觉得中国有这四位坚强的女性在这里得到承认是件非常好的事情。”颁奖典礼前,她专门接见了高耀洁医生。

  今年80岁的高耀洁医生原是中国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妇科教授、主任医师。她退休后,于1996年69岁的时候,开始关注艾滋病问题、病人和遗孤。由于高耀洁等人的努力,河南中国各地因卖血和血浆导致艾滋病蔓延的问题,终于逐步被揭露出来。

  美国当地时间3月18日清晨7点,在洛杉矶友人家小住的高耀洁老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越洋电话采访。  

  我觉得走出来对艾滋病人有好处,能把整个中国艾滋病状况告诉外界。中国传染途径与外国不同,中国主要是卖血。我想公布事实,让更多人知道,让外界听到我的声音,这个很重要

  卫生部主管艾滋病的副部长王陇德跟我谈了三个问题。第一就是王陇德副部长承认,中国艾滋病主要是“血传播”,卖血和输血导致的;第二个他承认宣传力度不够,第三个,他承认救助不普遍,少数病人得到救治了,多数病人没有得到。  

  希拉里个别会

  见我说谢谢你的信,才能让我来到这里

  记者:首先祝贺您这次获奖。这两天在忙什么?

  高耀洁:他们(会议组织者)给我建立了一个健康档案,帮我买了一份保险,正在给我在一座大医院进行详细的身体检查。

  记者: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高耀洁:这两天记者的采访一拨一拨的,够累的,我的声音都有点嘶哑了。检查结果现在还不知道,检查可细(致)可细(致),跟中国医生一点都不一样,要是我在这里看病,可急死了。

  记者:您80岁了,还是这么急性子啊。在美国这些天,是怎么安排的?

  高耀洁:来到之后休息了几天,然后就是去华盛顿领奖,开了一个发布会,各个方面的会见,国务卿和夫人会见,希拉里也是个别会见了我,然后就是采访,我都不知道见了多少个电台、电视台。接下来我检查完身体,就要去我妹妹家住几天。她已经在美国定居了。

  记者:您跟希拉里见面的时候,谈了些什么?

  高耀洁:这个人很家常,我们都坐在沙发上,一开始她就问我的工作,问我在美国习惯不习惯。我看她还是不像大家评论的那个样子(强悍),她很同意我在防艾工作上的一些看法,包括提倡性道德、洁身自好等等。我还跟她说中国防治艾滋病的情况,她对中国情况很了解,是个中国通。

  记者:您有没有表示对她的感谢?

  高耀洁:我一开始就说了。我说谢谢你的信,才能让我来到这里。我们谈了半个多小时,她亲自把我送出来。  

  卫生部副部长来看我

  他跟我谈了三个问题。如果这三个问题能落实的话,就是中国艾滋病人的幸福,也是中华民族的幸福,所有问题将迎刃而解

  记者:您80岁高龄了,还有机会到美国去看一看,这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高耀洁:我80岁了,还能跑到北京上海的大学去讲演,证明我的身体还是不错的。这次到美国来领奖没有奖金,但是待遇非常好,也有很多人捐款被我拒绝了。连机票都是头等舱,组织也很隆重。

  记者:您在经历了这么多艰难之后,站在领奖台上,是什么样的心情?

  高耀洁:发奖的时候,你没有看到我在台上的表情,我心情非常复杂。一个是非常乱,另一个我也很高兴。现在中国比过去开明,hdf**总书记和wedrf*)((总理、吴仪副总理,能亲自关注这个问题,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也是中国一个进步。我能来到美国,落实了改革开放的思想,也落实了和谐社会,现在国家更民主,有人提意见可以接受。在艾滋病防治方面,我来美国之前的2月23日晚上,卫生部主管艾滋病的副部长王陇德来看我了,我们在谈话中间,他跟我谈了三个问题。如果这三个问题能落实的话,就是中国艾滋病人的幸福,也是中华民族的幸福,所有问题将迎刃而解。

  第一就是王陇德部长承认,中国艾滋病主要是‘血传播’,卖血和输血导致的;我并不否认有‘性传播’和‘吸毒传播’、‘母婴传播’。看来现在是‘母婴传播’比‘性传播’还多。但是主要是因为穷,卖血,因为有病输血。第二个他承认宣传力度不够,他给我举了个例子,有个大学四年级的学医学的学生,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打电话向卫生部求救,卫生部后来派人给他检查,却发现他得了恐艾症。他都学了四年医学了,还不知道艾滋病是何物,王副部长也觉得很奇怪;第三个,他承认救助不普遍,少数病人得到救治了,多数病人没有得到。他们不敢暴露身份。

  记者:你觉得高层已经知道中国艾滋病面临的严峻现实?

  高耀洁:对。我当时就和王陇德说,我老婆子80了,就图一句真话,如果都像你这样说话的,就真的不会有那么多矛盾了。这个王陇德是我近年来见过的几十个卫生官员里面态度最好、最诚恳的一个了。他是代表吴仪来的,承认这几条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能不能落实还让人担心,因为很多时候,上令不能下达。下面的情况又反映不上去。我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我感谢希拉里的努力,感谢hdf**主席wedrf*)((总理的批示。不过我也对艾滋病中国的情况感到很沉重。

  记者:您为自己感到骄傲吗?

  高耀洁:压力很大。那天在记者会上我也说,我觉得我很惭愧,而且我是个失败者,我并没解决多大问题。我希望做更多的努力,我们的国家也应该付出更多的努力。  

  中国的传艾途径,主要是卖血

  如果中国不从治理血源着手,继续卖血继续输血,继续死人,艾滋病还会继续增多

  记者:有机会到美国,和国际组织、和一些人士接触,您最想告诉他们什么?

  高耀洁:我觉得走出来对艾滋病人有好处,能把整个中国艾滋病状况告诉外界。中国传染途径与外国不同,中国主要是卖血。我想公布事实,让更多人知道,让外界听到我的声音,这个很重要。现在(国内)大家都只知道防治艾滋病要用避孕套。卖避孕套的可发了洋财了。我最想表达的是,中国如果这样卖血、这样输血下去,血液问题不能断绝,艾滋病继续传播,继续死人,孤儿不是继续增多吗?你光说“救孤儿”,救得了吗?你不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艾滋病人能断绝吗?

  记者:您觉得大家还是认为艾滋病主要是靠性传播的?

  高耀洁:这是一种误解。现在各地还在卖血,比如你们广东。在2月份,1月份,山西广东还有两个大的“黑血站”卖血。有人卖,就有人输。最近见到(的一个例子),一个小孩2004年10月24日出生,2005年8月23日从沙发上摔下来,头上摔了个包。是个男孩子,(家里)比较娇,到医院去看,医院给他输了一袋“血小板”。到了9月1日,又给他输了一袋,孩子从这以后就发病了。2006年6月9日,这个孩子死了,得艾滋病死了。(这孩子才)十九个月。这是我亲眼看见的。妇女情况比他们更严重。第一,是剖腹产、子宫手术、宫外孕手术,输血感染比较多。我名片上有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gaoyaojie)。在我那博客上,我老伴去世这半年,我收到因为妇科手术感染的四十多例,而且发生在一个县。还有人工流产,还有一个上(避孕)环出血也感染了……你们可以把博客上这些东西看看,看看这些情况。有一家四口人就感染三口,已经死掉一口了,都是艾滋病。如果中国不从治理血源着手,继续卖血继续输血,继续死人,艾滋病还会继续增多。这是民族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这是全民族的问
文章页数 [1]  ■ 日期:2007/3/21 8:47:22

专家建议

来自 云南大姚县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提供类似问题保密隐私咨询:类似 6周检测艾滋病 问题已经回答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您可能关心的问题

热门新闻

相关主题

有关艾滋病的信息

Copyright@2003-2021 版权所有 99艾滋病论坛
如果不满意, 请到这里注册会员提问。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8910527262(微信同号) QQ:800962 / 21885399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网页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