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99艾滋--> -> 感染案例

地狱之旅(我的恐艾全经历)

各位恐友,各位朋友:
    我爱你们.
    在经历了惊涛骇浪般的地狱之旅后,我终于能够平静下来,在这里履行我对自己的承诺,无论结果如何,我绝不离开你们,并且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共勉.你们曾经对我是如此的重要,让我们一起分担恐惧,一起分享脱恐的快乐,一起关注艾滋病感染者,关注艾滋病人.
     我今年三十七岁,八九年从一所著名大学毕业,分配到某省城金融系统工作,十几年来,凭借较好的综合素质和勤奋的工作精神,从一个营业员开始,逐步做到主任,支行副行长,行长,二级分行副行长,并被一级分行列为后备干部,前途光明.
  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美丽而又贤惠,儿子聪明活泼.四位老人身体健康.我们的家庭收入在年十万左右,有宽敞的住房,有不错的私家车.老人都有可观的退休金,全家过着平静而又快乐的生活.我做事严谨,是个完美主义者,性格有一点忧郁,对自己,对生活总有一点这样那样的不满意.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说不上有多好,但绝对是不坏的,直到有一天,发生的一件事几乎将我和我的生活摧毁,这件事我一直预感要发生,但它到来的方式,以及它摧枯拉朽般能量,让我完全始料未及.
在周围所有人的眼里,我几乎是完美无缺的,好领导,好同事,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好........是呀,我有什么不好呢?除了我那不为人知的恶习.
    我发育的较早,很早就知道男女之事,八岁就开始自慰.大三时与女友ML,初时尚懵懂,但很快就体会到了无穷的乐趣,我们没完没了地做,乐此不疲,她还做了一次人流,为此,我痛心不已,凭心而论,我绝对是那种对女人好的男人,我也绝对是一个善良,充满爱心的男人.实际上,恐艾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是充满爱心的,这也是让我喜欢这里,(艾滋论坛),喜欢这里的人的原因.
    与女友ML是我性爱的开始,工作后,与一个女孩做过一次,我是准备与她好好相处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她不愿意.我也说不上有多喜欢她,这事就过了.后来就遇到了我老婆,我们情头意合,很快就结了婚.(之前我们就ML了)婚后经历了所有小夫妻都曾经历的磕磕碰碰,但说不上有多严重,婚姻没有危机,特别是她对于我坚定不移.
    我们婚后大概一年多,我第一次出轨.
    我的一个朋友带我到一个县城玩,他显然是老手,自己找了一个小姐,给我也找了一个,我之前隐隐约约知道社会上有这样的事情,但轮到真刀真枪还是第一次,我前面讲过我是那种性欲和性功能都很强的男人,对这类事一直很好奇,也有点跃跃欲试,所以,不能把责任推给我的那位朋友,即使没有他,我迟早也会陷进来.
    在惶恐,不安,兴奋,自责中,我走出了第一步,这一步让我在十几年后挣扎在地狱边缘,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愿用我所有的一切,我十几年来在迷乱中获得的"快乐''我的地位,我的全部收入,除了我家人的健康和生命的一切其它东西,包括癌症,暴死,等等都行,换取:不走那一步.
   然而在当时,一切都好像那么自然,由于我内心的丑恶(绝对是丑恶,没有别的解释.大家也不要给自己找届口,不认识到这一点,我们重新开始的决心将显得苍白和虚弱.)我走上了这根钢丝,我丝毫没有看到下面的万丈深渊.
   从次一发不可收拾,找小姐,一夜情,网恋,婚外恋,与各种各样的女人做爱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也曾多少次自责,忏悔,可是这个毛病像毒品一样紧紧缠着我,我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人前人后,我是个人物,可是我知道我是个道貌岸然的人渣,夜深人静,觉得自己像一个鬼,一个作孽的鬼,灾祸迟早会找上门来,虽然不清楚这灾祸是什么.坦白地说,除了这个恶习,我没有其它缺点,我是一个方方面面都很优秀的男人.
    然而就这一个恶习足以让我痛恨自己,怀疑自己.我活得不坦然!不干净!不真正的自信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我自责,我痛悔,然而恶习在继续.
   前年,我得了尖锐湿疣,在治疗过程中,我上网查询,其中了解到了艾滋病的知识,并且艾滋病是与性病密切相关的,我开始担心自己是否会染上艾滋病,但当时担心还不是很强烈,不过也会常常想起来.我做爱绝大多数是戴套的,前两年认识了个妈咪,介绍处女给我(后来证明都是假处女),我不戴套做了几个,尖锐湿疣就是那时染上的.经过千辛万苦,病总算治好了,其间要用微波烧,打麻药,流很多血,过后极痛,还要直接在鸡鸡上注射干扰素,针水反应发低烧.前后弄了几个月才弄好.
   病好了,我的恶习还在继续.我已是奔四十岁的人,情欲和性能力已不如从前,本该休养生息,但恶习紧紧地缠着我,有时候是一种习惯,而不是需要.就好像吸毒者对毒品的依赖更多的是心理依赖一样.
   不过我做的比以前少多了,我戒了烟,戒了酒,锻炼身体,养成了很多养生的好习惯,但就这个还改不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掉.
   去年下半年,我认识了一个小姐,还算喜欢,当天没做.后来有一天,她从外地来找我, 我给她开了房,时值中午,我本打算让她先住下,我晚上再来,可是在床上一磨蹭,她来了感觉,脱了就上来,从上面缓缓地坐到我的jj上,她那里湿得很,我有明显感觉,我警觉到没戴套,心里不踏实,搞了十几下我让她下来找套子戴上再做,一直做完.
   当晚,她例假来了,就没做.第二天晚上忍不住,戴套做了,弄的套子上不少血.这以后两个月中又与她做过三次,都戴套.其间她经常与我联系,什么都对我说,很依赖我,去年十二月中旬还与我在一起,元旦后,她突然消失了,其间,本市正在拉网式排查艾滋病,娱乐活动小姐都要强制抽血检查.我的厄梦从此开始了.
!我想想要一个干净的自己,然而我走不出来.
继续我的故事.
    我开始认真地考虑自己是否被感染,请注意,我是个很理性,很富于逻辑判断的人,平时不疑神疑鬼.从一月中旬开始,我的怀疑逐渐膨胀.我的理由有以下几点:(一)她突然不与我联系,有被查处艾的可能,据说本市查出一千多感染者.全省查出一万多.我所在的是一个艾滋病高发省份,全省有八万感染者,(二)她曾经跟我说过,她的男人吸毒,两年前死了,死因不详.(三)我与她不戴套做过,虽然很短一会儿.(四)我得过尖锐湿疣,虽说当时已好了,但不是很清楚伤口是不是恢复的很好,同时我后来发现自己还有点泡疹,也不清楚当时是什么状态.(五)我戴套与她在经期做过,经血里病毒应更多.(六)我在网上查了大量的资料,有性病或有性病史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成数十倍的增加.
   恐惧从此开始.我整夜整夜地上网查资料,希望能找出没有感染的证据.可是所有的说法都是模棱两可的.比如急症期症状,我反复回忆自己好像没有.可资料说百分之九十都没有,那就是说还是有可能.有些是说比例,比如戴套做是十万分之一,好,可基本排除我戴套做的那些,可是不戴套就变成七百分之一了,有性病不戴套就变成百分之一(也有说法是七分之一),这个就有些可怕了.同时又想起与那些假处女不戴套做的那些,谁会记得两年前的一些感冒症状呢?再说激烈程度,我ML从来都是很激烈的,弄破损是经常的.
   恐艾这时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判断,只要你有过高危行为,那怕一次,就存在可能!!!任何一个说法,任何资料的权威都无法超过这个逻辑.这也是恐友们恐惧的最基本的落脚点!!!明白了这一点,你就越查越害怕,越想越害怕,挥之不去,愈演愈烈.尤其是这个没有任何症状潜伏期,你身强力壮吗?不顶用.于是,有症状恐!(这个所谓急症期症状又偏偏与我们行影相伴的感冒极其类似)没有症状,照恐!!
   说恐友们有心理问题,我认为是不确切的.这个病的感染渠道,急症期特征,漫长的潜伏期,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加上它可怕的发病以及社会观念是造成恐惧的多种因素.
   换句话说,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恐"是必然的!
春节前,我病了一场,从时间上看与艾没有关系,但恍惚之中,我感到人生只不易,健康无论对任何人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不管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一场小病尚且如此,要是艾呢?这时我的心理负担已经相当重了,睡不踏实.我不是太清楚其他恐友恐的过程,我自己是逐步积累起来的.
     春节与家人在一起,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家呀!我贪婪而又惴惴不安地享受着着美好的时光,我会经常想到艾,一想起心里就会一缩,半天缓不过神来.夜深人静,我上网查资料,偶然发现了这个恐友们的网站,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恐艾,同时又了解了大量的知识,看到恐友们屡屡报阴的消息,心里稍稍平静了些.我第一次认真考虑是否去做检查,到哪里去做.这之前我也想到过这个问题,但还不清晰,检查需要勇气,而这个勇气也是逐渐积累起来的,
文章页数 [1]  ■ 日期:2005/8/12 21:07:50

专家建议

来自 湖南新田县的网友,你好!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提供类似问题保密隐私咨询:类似 艾滋病 同性 问题已经回答
全部产品已开通货到付款!

您可能关心的问题

热门新闻

相关主题

有关艾滋病的信息

Copyright@2003-2021 版权所有 99艾滋病论坛
如果不满意, 请到这里注册会员提问。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8910527262(微信同号) QQ:800962 / 21885399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网页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