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99艾滋--> 艾滋病专题-->阴性艾滋病

阴性艾滋病

 “阴滋病”是近年疑似出现的病症,指在高危后症状不断、症状齐全,出现类似艾滋病初期症状,但多次在权威机构检测,均显示HIV抗体阴性的症候群。主要表现为:舌苔白厚、乏力、肌肉跳(痛)、皮疹、虫爬感、头痛、关节疼(响)、肠鸣、腹泻、淋巴结肿疼、咽炎、口腔炎、结膜炎、皮肤结节、肌肉萎缩、皮肤干燥、肺结节等[1] …这类患者通常被医生认作“恐艾症”
但临床检测发现患者普遍有:CD4降低、CD4/CD8 异常、干扰素γ抗体阳性和PPD强阳性等异常指标 …2013年第三军医大学对阴性HIV者的调查结论为:“患者”现象完全可以用心理因素予以解释,是否与某种病原感染相关,亟待开展深入研究进行分析 。
此群体已出现多年,各国对这类病的称呼不同,对病因的认识也不同,美国称作“慢性疲劳综合症”,病因是感染了一种逆转录病毒,澳大利亚称为“ME”,病因不明,中国卫生部称为“恐艾”,病因是精神因素 。
国内与国外是否是同一种疾病,尚未确认,但各国病人的症状基本一致。
国内出现这种病的时间大约在1997年,广西百色右江医院的一位教授接触过不少这类病人。至2002年后互联网上陆续出现咨询的帖子,随着病人的增多,他们建立了“寻找真相的人们”、“不明病毒感染自救会”等QQ群,希望通过共同努力,查明病因,治愈疾病。 所有病人觉得这是一种传染病,可以通过性、唾液、血液甚至汗液传播。但其实科学并未证实。
感染情况
根据2011年的一项非正式统计,全国最少六个省共数千人被感染,而且除了港人,据悉亦有台湾人和新加坡人声称感染了该神秘病毒。除感染人数不断增加外,阴滋病的传染能力亦令人担忧。有曾接触过患者的内地传染病医生指出,去年底他接触了数名病人,一周后他便病发,其后其家人和助手也出现同样症状。
多年来,这群病人辗转全国各大知名医院,就诊于国内著名医生,但是都确诊为恐艾症,甚至那些不知道艾滋病为何物的病人也诊断为恐艾症。无奈之下,这群病人不断向国家疾控中心和卫生部反映,求助于病毒研究所,希望得到国家关注,查明病因。在病人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得到有关科研机构、媒体的关注。
  2009年12月份,上海巴斯德病毒研究所对5名病人的血液进行了检测,一名具体负责检测的工作人员与病友的对话中明确提到在5个人的血液中发现了同一种病毒,问病人吃治疗艾滋病的药物是否有效,并称28号公布结果,但却不了了之。后经国家CDC的裴迎新证实,上海巴斯德已排除HIV及变异,尚未发现病毒。
  2009年7月份,国家CDC的曾光院士委托裴迎新博士调查此病。今年一月份,共有59名“阴性感染者”进京体检,地坛医院在体检报告中写道:“HIV病毒载量测定均低于最低检测值,HIV核酸定性测定均为阴性,HIV抗体检测ELISA法均为阴性,抗-HCV检测除1例阳性外,其余均为阴性,梅毒特异性抗体检测TPPA法均为阴性。”“部分病例在多次化验检查后不再考虑HIV感染所致,转而考虑其他不明病毒感染,部分病例仍怀疑自己为HIV感染。”
内地专家初步排除阴滋病是艾滋病毒的变异,但究竟是何种病毒依然是个谜,有专家甚至怀疑是一种未知的病毒。因患者均证实没有感染HIV病毒,故内地专家暂将该病称为阴性艾滋病。由于感染人数不断增加,也无法根治,引起内地医学界的关注。
应对措施
广东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所所长林鹏指出,已成立包括临床医生、精神病学专家、流行病学专家、艾滋病学专家的专家组,上月调查了几名患者,并于日前完成报告,上报国家卫生部。国家卫生部亦表示,将在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和广东进行流行病学调查;而内地疾控中心在多个地方采集的五十九个患者血液,已送往美国的化验室进行检测。香港卫生防护中心表示,正与广东省卫生当局了解情况,初步得知有关病症或基于多种原因,包括心理因素,卫生防护中心会继续监察情况。
名称来源
主要是指自称染上病毒者普遍都有与艾滋病感染极为类似的症状,但经过多次HIV检查却仍显示阴性,临床报告显示他们是“无明显的器质性病变”,因此他们自称是“艾滋病阴性感染者”。消息见报后,引起部分网友恐慌。这群病人由于得不到任何治疗,眼睁睁的看着家人忍受疾病的折磨,痛不欲生,很多人有过过激的想法。
  在北京的见面会上一位患者亲口告诉曾光院士,他是如何感染给别人的。
  QQ群里经常有病友说,我今天去献血了,不知道谁又倒霉了。
  深圳的一名男性病友,已经通过上网、去酒吧、找小姐、“抠女”等方式,传染了100多名女性,均记录了她们的手机号码。
  “昆仑月”在群里说:“两个星期前 又搞了两个小姐,这回我是没带套搞的,小姐出现症状了,给我打电话 问我有病没有 ,让我一口给否了,天知道他在哪里传染上的病。”
  “窦娥冤”是一名硕士研究生,在国内一家著名的高科技公司工作,患病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常在群里说:“没了亲情、爱情、下一代,没有了交际圈,没有未来,没有实现理想的机会,没有了一切一切,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群里人最近在天天劝他坚强起来,还有希望,病友已经争取到国外某大学研究了。
  恐艾说救不了这群人,因为所有病人不认为自己有精神问题,恰恰相反,他们自称除了精神正常外无一正常。细菌说也救不了他们,因为没人相信,也没人研究。病毒说更是雪上加霜,因为专家不相信,科研机构不研究。
  这群人前途渺茫,生死未卜,不知道能否等到病因查明的那一天。
典型病例
港人汪先生
怀疑感染「阴滋病」的港人汪先生(化名)日前表示,去年,他开始出现全身乏力、淋巴肿大、舌苔长出绒毛、肌肉跳动及关节离奇作响等症状,抵抗力不断变差,体重更急跌七、八磅,多次求医,但都找不出病因。他忆起于2009年年中,曾与妻子吵架,愤而离家,与认识半年的香港女网友发生了一次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担心自己是染上性病,遂到医院进行多项检查,但结果均证明没有感染艾滋病或性病。
由于医生找不出病因,汪先生病情却不断恶化,原本身壮力健、年仅三十多岁的汪被病魔折磨得苦不堪言,健康更每况愈下,最终更因体力不支而无法工作。他更怀疑将病毒传染给妻子,近月其妻长期出现咽喉炎、腹泻及肠胃胀气等症状,求助无援的汪担忧地说:「我最惊系将啲神秘病毒传染畀我个仔!」无助的汪先生在网上发现内地亦有人出现类似症状,始怀疑自己患上「阴滋病」。
类似的另外九名怀疑感染「阴滋病」的男性患者中除了广东本地人外,也有来自浙江等其他省份的,病发时间由七个月至八年不等。大部分患者表示,他们是在发生不安全性行为之后发病的,但有的则怀疑是透过血液、唾液的接触而被感染。对于外界指他们是患上「艾滋恐惧症」,九人均异口同声地表示:「我们经过多次HIV测试,已完全脱恐。但如果说没有病,为甚么症状还是不退呢?」病因不明,无法根治,他们每天只能活在惶恐之中。 「阴滋病」不但折磨身体,连患者的前途亦摧毁了。
东北章先生
2007年,黑龙江人章先生(化名)疑在当地光顾色情场所时「中招」,虽然他没有进行性交易,却被一名突然闯进的妓女用舌头舔了左胸一下,纵使他实时清洗口水,翌日却感冒发高烧,并陆续出现腹泻、牙龈疼痛等病征,并且持续半个月低烧,一个月后身体更出现莫名红点,三个月后患上脑膜炎。他曾在三个月内接受七次艾滋病测试,并进行多项身体检查,均未知病因,饱受病魔困扰,更因此辞去工作,又担心会传染家人而离家独居,接触门柄时会用纸巾,餐具亦会用完即弃。他坦言,感染神秘病毒后不敢想未来,已全无社交生活,全面自我隔离。
安徽黄先生
外表俊俏的黄先生(化名)来自安徽,2008年在巴士上疑被「针」拮了一下,一星期后开始出现盗汗、恶心、反胃、淋巴肿痛的情况,医生证实他感染幽门螺旋球菌,他一度担心自己感染艾滋病,虽然艾滋病测试呈阴性,但病情始终没有好转,更怀疑已将不明病毒传给妻子、哥哥、嫂嫂,甚至透过汗水或飞沫传染了侄仔,体重一度急跌十五公斤。
上海林先生
来自上海的林先生(化名),其得病经过完全与性接触无关。2008年林母在医院输血后,相继出现盗汗、手脚麻木及出皮疹等症状,后来他在一次母亲受伤的意外中沾到母亲的血,两周后,林忽然全身淋巴肿大、皮肤出现大块血斑、肌肉有不寻常的虫爬感,半年内体重由一百六十五斤下降至一百零五斤,急剧下降六十斤(约六十六磅)。0九年初,凌晨晕倒在上班的路上,经八次艾滋病的检测均无果,其他检查亦未能查明病症。
广西姜先生
来自广西的姜先生(化名)只有廿六岁,他坦言原本生活正常,甚少出入娱乐场所,却因去年一次召妓时安全套穿洞,翌日就病发,出现腹肠作响、恶心,其后皮肤出现红疹、四肢乏力、胸口闷、心悸及关节响等。他花上一万元作身体检查亦找不出问题,却疑因同枱食饭将惊世病毒传染给三名同事,现时姜经常手震,只求「不傻、不残、不死」,又透过记者希望求助港大微生物系教授袁国勇,尽快寻找病因。
专家说法
说法一:恐艾说
以桂希恩、李太生、蔡卫平为首的国内治疗艾滋病的专家一致认为是恐艾症。
  广东省第八人民医院的蔡卫平博士是中国的一位资深HIV研究者。在接受BBC采访时谈到:“他们浪费金钱,重复来做检测。”“一位真正的HIV感染者只需15分钟就可以应对,而一位恐惧症患者至少要花一小时,或者半天时间的争论才能让他们离去。”他相信这只是心理问题而不是身体的问题。“他们认为我们在隐瞒流行,”他解释说。“在过去我们对疾病的传播是保密的。人们不相信我们公布的传染数字。”“但在今天这一点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已经做了相当多的努力去发现感染HIV或者其他疾病的病人。”
  心身医学科主任医师徐亮(化名)认为:这种症状多数被诊断为精神障碍中神经症下的疑病症、焦虑症、性传播疾病(艾滋病)恐惧症,或强迫症(洁癖行为)。其中最多的应是疑病症,即怀疑甚至坚信自己被病原微生物感染,患上严重的性传播疾病,尤其是艾滋病。”在徐亮看来,这都是疑病症的正常表现。病人对健康缺乏信任,疑病观念是核心的心理症状,相应地便产生与焦虑、紧张情绪相关的其他心理、躯体症状。
说法二:细菌说
广东某疾控中心的杨教授做了大量的流行病学的调查。“我到桑拿房、发廊与小姐接触了,发现她们都患有这种咽喉炎,有些人严重,有些不严重,有些在两者之间,无法治愈!我立即做了大量的舌苔粘液的涂片检查,用革兰氏染色,视野上发现都是阳性葡萄球菌!虽然我没有能力做进一步的生化鉴定,基本上认定其是一种超级耐药的葡萄球菌的感染。”“我再重复一次,这是超级耐药的表皮葡萄球菌引起的疾病,除了万古霉素有点效果以外,别的抗菌素都会在使用过程中三到五天的时间内产生耐药!当然它是个很普通的病,但是没有人重视,没有人去调查,研究,找出有效的药物进行治疗。”
  上海的“输给一个吻”是一位即将毕业的医学专业学生,他自称是通过接吻感染此病的。通过翻阅大量资料,他认为是疱疹病毒合并细菌感染或者是梅毒合并细菌感染,在服用阿昔洛韦和制霉菌素等药物后,症状得到了明显缓解。其他病友按照他的思路服用相应的药物,有的人症状也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但是绝大部分病友认为这是本末倒置,治标不治本,根本原因还是未知病毒破坏了免疫力造成各种机会感染。
说法三:病毒说
浙江省艾滋病专家组成员时代强等谨慎表示,“不否认可能有未知的病毒”。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科研部的一位研究员也指出,心理因素是这个人群致病的主要原因,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新的病原体感染,通过他所接触的一些个案,“说他们完全是恐出来的,似乎也解释不通”。
广东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所所长林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广东省内的七八个样本检测了,很清楚,不可能是艾滋”。但对于是否可能是另外一种未知病毒,他强调结果将由国家统一发布,自己不方便透露。
另外病人的观点中大多数认识这是一种类HIV病毒,可以通过性、血液、唾液甚至汗液传染。这是从自身的症状和各种检查作出的推理。其一是症状多且反复不愈,越来越重。其二是多次到医院检查,有的人甚至出国检查,查不出任何疾病。其三是家人出现了类似的症状。其四是国家CDC虽然认为是精神因素,但是却在准备调查病人家属。第五是有的病人是身体先出现个各种各样的症状久治不愈的情况下才想到艾滋病的,这与专家的恐艾说自相矛盾。第六是QQ群里有全国各地的病人,大中小城市、农村都有,59名进京体检的病人也是来自全国各地,足见其传染性,说明已经大面积流行了。第七,精神因素不可能导致如此严重的症状,有的人已经卧床不起,上海的“林军”在北京体检时,专家竟然不敢与其握手,这样的病人也许只有在恐怖片中才能看到。
第三军医大学对类获得性免疫缺陷(AIDS)综合征(阴性HIV)“患者”进行病因探索后表示:“患者”现象不能完全用心理因素予以解释,其呈现的临床特征有明显的一致性和规律性,亟待开展深入研究进行分析。
卫生部回应
2011年4月5日,就阴性艾滋病一事,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表示,“阴性艾滋病”只是恐艾症状,根本没有什么未知病毒,所以不必惊慌。
邓海华说,“阴性艾滋病”在网上已经炒了好几年了,实际上是一些人“恐艾”症状的表现,根本没有什么新的未知病毒。“不能因为某个媒体报道了,这件事就似乎真有了。”他说,将就此事发布相关调查结果和艾滋病的有关信息,并对此事进行辟谣。
中国卫生部属下的疾病防治中心代理主任郝阳称:“我们尚未发现新的病毒。这些患者很可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郝阳4月6日对《中国日报》表示,在过去10年中一些流行病研究已将这些人鉴定为艾滋病恐惧症。郝阳称,卫生部已注意到自2009年起全国出现了至少100例这样的患者。他说这些患者群体一直在通过互联网相互联系。
钟南山称:自述阴性艾滋病非单纯精神因素所致 自3月24日披露“阳光下的怪病”报道以来,受到了卫生部等高度重视,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亦主动致电新快报记者希望招募典型患者。记者昨日独家获悉,钟南山研究团队经过月余调查后,将于最近就调查情况召开学术研讨会,钟南山本人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怪病)不是单纯精神因素所致。”但具体内容则要到研讨会当天才能公布,他同时表达“感谢新快报所做的工作”。
与此同时,报道还引起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的强烈关注。3月25日晚上9时许,钟南山致电新快报记者表示对文中报道的“患者”遭受的痛苦和未来命运十分关切。请新快报代为招募“患者”,抽取血样进行检测研究。当晚,新快报记者即通过电话和QQ与多名“患者”联系,1小时左右已有多位“患者”有意参与此项研究。最终,新快报成功为“患者”及钟南山研究团队“搭桥”。
吴尊友说,根据中国疾控中心2009年开始的研究表明,“恐艾人群”与“类艾滋病”患者基本上是两个不同的群体,因此不必过于恐慌和担忧。

您可找到阴性艾滋病的信息,也可直接交流

2017年艾滋病在中国已经是高发流行疾病, 到2016年10月已经确定85万,而不检测不得而知的潜在感染者数量更是巨大.
性传播已经是 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染途径,网友由于生活的压力,选择了一些不适当的放松方式, 因此发生过意外行为的人,及时的做艾滋病检测显得尤为重要。
依照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临床病毒研究所主任、医学博士 曹韵贞 教授的六周论。
窗口期为2-6周,以高危发生的日期开始计算,2周后即可检测艾滋病病毒,以6周以后为准。 对发生高危后未满6周的,2周后就可以开始自检,以求逐步释放压力,6周为阴即完全可放心
免费在线咨询 QQ:800962(微信同号)——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艾滋病检测试纸已开通货到付款!如有需要可在线联系我们。

您可能关心的问题

Copyright@2003-2021 版权所有 99艾滋病论坛
如果不满意, 请到这里注册会员提问。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8910527262(微信同号) QQ:800962 / 21885399


客户服务QQ

咨询服务QQ

网页在线咨询

189-1052-7262

QQ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910527262(热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