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艾滋病论坛

 找回密码
 注_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62|回复: 0

一个艾滋病人的艾滋病人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9 07: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戚昱原本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子,他曾是一名令他村庄方圆数十里的人羡慕的才子,他有着某名牌政法大学法学硕士学位头衔。有才华的戚昱先后当过教师,做过电视台法律讲解员。然而,就是这样一名优秀的人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误入人生歧途,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不能自已,一步一步走向人生的深渊……
  菜刀下的情义
  就在去年春节前的第三天,我带着三名艾滋病防治专业人员来到戚昱的家门口,实地调查该地医务工作人员对本地艾滋病病人管理工作中的随访情况。之所以选择现在这个时候调查艾滋病病人,原因有二:一是快过春节了,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家里准备过年,即便是在外打工的人,此时也大都回到家乡与家人团聚,容易找到病人;二是戚昱是个长期缺访的重点艾滋病人,需要我们给予重点指导,避免其对社会危害。
  在本地村医大约三四分钟长时间的敲门后,一向万分寂静的院子里终于有位男子发出低沉的声音,那声音感觉就像梦语,含糊而无力。那男子问是谁在敲门,村医自报姓名,并说市里来专家过来看看他。然而,戚昱却说他不喜欢见所有的人,让我们赶快走人。我们并没有听从戚昱的话,而是耐心的向他解释国家和政府有关政策和要求,希望他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在经过长时间的沟通交流后,戚昱家的门终于开了,然而,令我们吃惊的是,我们等到的不是友好的谈话,却是让人可怕的一幕出现了。戚昱右手持着一把菜刀,在我们面前恶狠狠的挥舞着,他让我们赶快滚蛋,否则,刀下无情。
  与我一同来的几名同志都吓得连忙往后退。而作为军人出身的我,从不畏惧任何人和事,看到眼前这一幕后,反倒增加了那种想把工作做到底的韧劲。
  我走向前去,请戚昱不要激动,我说我们过来绝对不是给他找麻烦的,只想占用他很少一点时间,想了解一下目前他病的状况。谁知我说的病字还没出口,恼羞成怒的戚昱立即挥舞着菜刀向我一阵乱砍,忙乱中,我的肩膀被戚昱结结实实的砍上一刀,顿时鲜血直流。这时,戚昱也傻了眼。
  在听到“赶快叫120”一句话后,我便失去了知觉。
  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上午,令我吃惊的是守在我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戚昱。此时,戚昱笑眯眯的对我说:“醒来了,醒来就好,对不起。”我笑了笑说:“没什么,也谢谢你在这里照顾我。”戚昱接着说:“也许我们不打不相识,你愿意做我的好朋友吗?”我躺在床上吃力的点点头。戚昱笑了,他笑的是那么香甜,俨然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此时,我在想也许这开心的一笑是他苦苦盼了多年,因为毕竟戚昱是一个拥有多年患病史的艾滋病病人,在较封闭的小乡村里许许多多的人还是非常排斥这种“特别”的人。
  在戚昱精心照料下,我身上的伤恢复的非常快,不到一个星期,就完全痊愈出院了。出院那天,戚昱坚持要自己结算我花费的住院费,我没有答应他的这一要求,因为毕竟现在的他生活的也非常不容易,确切的说是非常困难。事实上,可怜的他多年来为了生存曾上访过国家卫生部,大闹过省卫生厅、司法厅、监狱,以及在市县公安局、卫生局、疾控中心等多家部门和单位,常以死相威胁耍赖要钱。奇怪的是居然这样每次他都能得逞,当然这其中有我听他本人在陪护的过程中诉说的,也有上级反馈下来的。在医院里我们两人已结下了很深的友谊,戚昱还告诉我他的一些不为人知许许多多的丑事。
  当老师玩弄女学生
  出身穷苦农民家庭的戚昱是全村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那年他十八岁,上的是某高等师范专业学校,学的是英语专业。寒窗三年后,他如愿回到家乡一所中学当了名英语教师。
  戚昱是当时那所乡村中学唯一一名拥有大专文凭的高学历英语教师,他活泼好动善思考,总是想法设法调动每一名学生的积极性,所以,他的学生英语成绩总是当时全校最好的,并且每年都有几名学生参加县里市里举行的英语知识竞赛,并总能获得前三名的好成绩。这一点是当时在校一千多名师生有目共睹,且赞叹不已的。
  戚昱有一得意门生名叫小雅,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学习成绩是全年级一流的,那时所有的同学和老师都说小雅将来准能考上重点高中或中专师范。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当时那所学校中能上中专师范的学生都是最棒的,毕竟上了这样的学校,自己的身份在很短时间内就会有质的变化,成了吃商品粮的人,不用再种地,并且还能拿工资,减轻家庭负担,这在当时落后的乡村无疑是件再光荣也不过的事了。
  值得一提的是小雅的英语成绩在年级中最棒,每次测试她几乎都能考一百分。于是,戚昱就任小雅为英语课代表。小雅也常借助这一有利时机,接触多才多艺又英俊帅气的戚昱。一开始,小雅在教室内向戚昱问一些学习英语上的问题,后来小雅干脆到戚昱的单身宿舍切磋学习,再后来两个人谈论的话题就不仅仅局限于书本知识了。他们对人生、社会、家庭,甚至个人情感等话题都谈。谈到很晚时,戚昱就留下小雅在他那里过夜,一开始,谁也不碰谁。但毕竟是孤男寡女在一起,小雅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戚昱是风华正茂的大男孩,渐渐地两人产生了某种情愫,他们相爱了,不久就在单身宿舍里偷偷的同居了。
  在一起的时光是美好的,戚昱充当了既是老师又是大哥哥的角色,而此时的小雅分明感觉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在她心中想象最多的就是戚昱的好,而把学习显然放在次要位子。渐渐地小雅的成绩一落千丈,以至于初中毕业时她竟连一所普通高中都没有考上。
  初中毕业后的小雅并没有选择到外地花钱上高中,也没有继续复读来年再考中专师范,而是来到戚昱身边继续跟戚昱在一起。事实上,此时的小雅是没有任何退路的,因为她与戚昱偷情同居一事已经激怒了思想封建守旧的父母,再加上她连像样的师范学校都没能考上,所以不多久就被怒不可遏的父母彻底赶出家门,并声明没有她这个伤风败俗的女儿。走投无路的小雅自然想到戚昱,就想跟戚昱结婚在一起生活。而此时的戚昱在思想上对小雅也有种莫名的变化,他感觉原本清纯可爱的小雅现在变得是那么幼稚,甚至是无知,他在心里已经无法接受她了。
  于是,戚昱就向小雅摊牌说分手,从今以后两人各奔东西,谁也不认识谁。然而,痴情的小雅岂肯愿意,当即当着戚昱的面拿剪刀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刺了一下,顿时血流如注。然而,尽管如此,戚昱仍没有为之所动,而是变本加厉的对待小雅了,他想用虐待方式,残忍的把小雅甩掉。于是,用心险恶的他把赤身裸体的小雅用绳子捆绑着吊在屋梁上,拿起皮带狠狠的抽打,逼迫小雅提出分手,从此以后离开他。
  万般绝望年仅十六岁的小雅在进退无路的情形下,选择了堕落——她投入到当地一名四十多岁有妇之夫人称“恶霸”的怀抱。然而,在被玩弄一年后,小雅就被“恶霸”偷偷的卖到南方某大都市一洗浴场所开始了卖笑生涯。
  多年后,小雅回到了家乡,此时的她并没有改善从良的迹象,而是继续在本地一城市做了一名小姐。事实上,小雅现在是艾滋病人,这一点我是了解的,因为小雅也是我们本地医务工作人员严重失访的一个对象,但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她是戚昱的学生,与戚昱有过一段苦涩情缘。
  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
  小雅走后的一段日子里,戚昱精神似乎空虚了许多,当他听说小雅投入到“恶霸”怀抱之后,此时懊恼万分的他也认真反思了自己。他决定重新鼓起勇气,继续深造学业,以求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尽早摆脱现有的烦恼,当然在名份上虽然给不了小雅什么,但一旦自己生活好了,多少也能帮助一下因为他的不负责任而自甘堕落的小雅。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经过半年的努力后,戚昱终于考上了一所朝思梦想的某重点政法大学,成为一名法学硕士研究生。
  再次回到大学校园,戚昱旺盛的求知欲得到了激发,他拼命的学习法律知识,并将学到的理论知识融入到具体的社会实践中去。聪颖的他多次在各种国家期刊上发表具有一定影响的法学论文,并数次被某电视台邀请做法律讲座。一时间,戚昱成为他所在学校的少有的知名人士,一些学哥学姐和学弟学妹们都向他讨教学习经验和方法。
  然而,美丽的光环一旦过于炫耀,总能使人难以把持住自我发展方向,甚至会使人走向人生的黑暗。戚昱终于没能招架住荣誉带来的飘飘然,他先是结识了社会上一些吸毒人士,陷入吸毒漩涡,接着由于需要毒资他结识男性同性恋阶层,做起了出卖肉体的男同生意。
  也正是大学即将毕业时,他被当地某疾控机构告知为HIV感染者,医生建议他要注意身体变化,一旦有所不适,要及时到医院就诊,并要与医生经常保持联系,以便能得到更好的一些治疗,以期提高生活质量,延缓个人生命。同时,医生还嘱咐他要洁身自好,注意个人行为,避免继续共用针具吸毒和远离男同性行为,因为这样容易将自身携带的病毒传染给其他人员,危害社会。
  在顺利拿到硕士毕业证后,戚昱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因为无论到那家单位上班,都需要进行身体体检,而体检结果他是艾滋病人,这在当时任何单位是不会接受的。所以心情一直低沉和几尽绝望的戚昱做出了放任自流的决定,他将自己彻底堕落了。
  由于找工作四处碰壁,无奈戚昱只好回到自己家乡,令他伤心的是在家乡同样也找不到任何一份合适的工作。于是他开始选择继续同原先那些狐朋狗友交往,干起了以毒养毒的勾当。由于戚昱是高智商人,自然涉毒多次都没被当地公安部门发现。于是手头有钱的他开始涉足赌场,然而,就在他一次在省城一家赌场进行毒品交易时,被潜伏已久的公安人员抓个正着。毫无疑问的戚昱被法院判刑有期徒刑5年,
  自此,戚昱开始了长达五年的牢狱生活。
  耍无赖四处上访讨钱
  五年服刑期满,戚昱并没有痛思悔改,而是继续过着我行我素的罪恶生活,只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的他变得聪明了,不再做违法犯罪了勾当了,毕竟他是个法学硕士,他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后来,他听说国家对艾滋病人有照顾,不仅能得到免费治疗,并且还能得到一些救助和救济。于是,聪明的他开始打起了向行政事业单位讨钱要钱的注意。
  戚昱清楚的记得,在他狱中服刑的第二年,省司法部门邀请当地疾控机构到他服刑的监狱进行筛查犯人中的艾滋病人。戚昱深知自己是艾滋病人,但没有人告知他,这显然是监狱主管单位司法部门有失职过错,同时,卫生部门、疾控机构也有责任,想到这,戚昱立即上访至这几家单位。出奇的很,居然每家单位都能按照他的要求给他一些钱,他得意万分,心想这也是生财有道的一种好方法。
  就这样,戚昱先后从省市县司法、卫生、民政等部门和疾控机构获取十余万元资金。按理说,拿到这些钱的戚昱生活该有好的保障了,但此时一种可怕的扭曲心理却因为这些钱产生了,那就是要利用它报复社会,残害百姓。
  于是,万恶的戚昱开始在洗浴、歌舞厅等娱乐场所找小姐,开始加入本地男同行列做着传播艾滋病病毒的非法行为。据他本人回忆,那十余万元钱仅仅维持了他两年的腐朽生活,跟他上床的人多达三四百人,当然这些人中,现在他也了解有的已经患上艾滋病。
  自从花完向行政事业单位索取的十余万元钱后,戚昱的生活顿时陷入了困境,机警的他通过电脑了解到国家对因病致贫和孤寡人员要给予一定的救助,将他们纳入低保范围,每年发些救济金等之类的优惠政策后。于是,戚昱积极向当地民政部门申请低保,并很快得到批准。
  现在,颓废的戚昱就是靠吃低保艰难维持个人生活的,他几乎每天足不出户,因为周围的人都把他视为异类,总对他指指点点说些风凉话语,现在的他已经把自己彻底封闭起来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浪子回头改恶从良
  自从戚昱砍了我一刀后,我们成了实实在在的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他时常找我聊天,向我诉说当前的困境,希望我给他一些指点,好让他尽快摆脱目前潦倒的状况。
  我知道戚昱对他以前的所作所为是极其痛恨的,他甚至说如果有来世,他愿做牛做马也要报答社会和世人,绝对不再做那些丢人现眼又坏良心的事,他说从现在起他要勇敢的承担起责任,重新做一个有用的人。
  我说,现在艾滋病在社会上传播的速度非常惊人,尤其是一些嫖娼卖淫场所,还有男同行列一些以性传播的方式成为当前艾滋病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那么,既然你曾经参与这种行业,对此类事情必定有很深了解,何不成立一个干预艾滋病病毒传播的民间公益机构,我支持你,资金不用愁,我帮你向上级申请,这样,我们的家乡就会减少艾滋病病毒的侵袭,人们群众的身体健康就会得到一定的保障。
  戚昱听到这里,眼中放出了炯炯有神的光芒,似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他忙问需要什么手续,程序如何?我说不用着急,这种申请有一定的程序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慢慢来,但在申请没批下来之前,你仍可以做这种公益事情,我大力支持他。
  于是,我帮戚昱找了间办公的房间,并为他配备了桌椅和电脑,以方便他工作。同时,我给戚昱带来许多艾滋病防治宣传画和手册,以及干预性传播的安全套,并派他参加省里组织的一些艾滋病防治工作培训班,让他钻研有关艾滋病防治的知识,这样在工作起来就会得心应手。
  聪明的戚昱在我的具体指导下,非常用心的操办起了这件事。很快,本地第一家“艾滋病防治民间协会”被上级批准了,戚昱的工作也开始进入了正规程序。
  一年下来,经过戚昱直接干预的人员达2000多名,他先后发放艾滋病宣传图画和手册达1万余份,发放安全套2万个,大大降低了本地艾滋病病毒传播的速度。
  令我非常欣慰的是小雅也被戚昱从“深渊”中拉了出来,开始了新的生活。就在前不久,他们二人结婚了,婚后的他们非常幸福。
  现在的戚昱是一个非常健康阳光的艾防工作人员,他说在我的指导下,现在的他和小雅生活的很幸福也很充实,他准备明年参加法律资格考试,在获取律师资格后,他会发挥自己的这一优势,继续从事自己的社会公益事业,以求尽最大努力发挥自己不长于人世前的光和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_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客服QQ:800962
  • 红丝带之家
  • 咨询:21885399
  • 艾滋病在线咨询服务
  • 添加微信:hivaizi

  • 扫一扫,加微信在线咨询

QQ|手机版|99艾滋病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11-23 20:40 , Processed in 1.382339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