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艾滋病论坛

 找回密码
 注_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949|回复: 0

艾滋病“斗士”李虎抗争8年离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30 07: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年:40岁

  生前曾任:天津海河之星感染者支持组织主任、中国全球基金艾滋病项目国家协调机制感染者代表、中国艾滋病感染者联盟(CAP+)顾问及华北区域网络协调人。

  李虎 天津艾滋病社区活动的领军人物。2012年7月,艾滋病感染者小峰因肺癌需要手术,就诊时辗转多家医院均被拒诊,在李虎的帮助下,小峰隐瞒病历逃避术前血检,最终成功手术。

  尽管病人术后第一时间将病情告知医院,但李虎和小峰仍被推上舆论制高点,“没良心、自私”的评价不断。

  11月2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致电卫生部,作出批示“采取切实措施,保障艾滋病病人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不得歧视。”

  声音

  艾滋病人需要的,只是平等的健康生存权。 —李虎

  事情发生了,谁都不忍心,悲痛,难过都是应该的,毕竟他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做了太多的事情,挽救了那么多生命。虎哥走了,我们少了一位勇于冲锋陷阵的斗士,接下来的路只能靠我们自己去争取,去抗争,为了生存,也为活得有尊严,加油!!我的家人们。 —@傲世摩羯

  这么一位勇敢且富有正义的人走了是我们感染者的损失,我们会记住他为我们做的努力,并且好好活下去!生者坚强才是对逝者最好的祭奠!虎哥,一路走好。 —@Mr-H宝

  平头短发、皮肤黑亮、一米八的身高,大嗓门里透着浓浓的东北口音,他属虎,脾气火爆,说话直言不讳,自己感觉都像只老虎。

  他是个好斗的人,与自己的疾病斗、代人出头,即便是用欺瞒的方式招来更多的指责,他也没有打退堂鼓。他是李虎,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艾滋病社区活动家。

  其实李虎只是个化名。因为歧视的存在,为了不给他的家人带来影响,他只能在世间留下这个名字。

  8年抗争

  生命的时钟定格,李虎闭着双眼,那双经常伸进袖子里抓痒的手也舒展开来,回归到身体两侧。

  在长时间的昏迷后,李虎的8年抗争结束了。

  被红皮病折磨了几个月,他的皮肤变成暗红色,离世前的李虎,每天都在和皮肤做斗争,这种病,让他全身奇痒无比。

  两个月前,李虎的行动就已经很困难了,那时,公益律师刘巍到医院探视,“他手上戴着防感染的一次性手套,一边问我近况,一边伸进袖子里,反复挠胳膊,还要下地给我洗水果。”

  病床下的箱子里,还放着同性恋人从老家带来的野菜,那是李虎的最爱,蘸点大酱,一顿能吃一整盘。

  “今年过年咱回东北,必须得拿这野菜给全家人包顿饺子,大馅儿饺子。”对恋人“滨海老四”说这话时,他舔完嘴唇,咧开大嘴嘿嘿地笑。

  在李虎的生命里,死刑早就提前宣判了。

  在黑龙江长大,早年在北京打拼,后到天津做房产经纪人,2006年6月10日,拥有四家门店的李虎被确诊携带艾滋病病毒。

  觉得一切失去了意义,黑着灯蜷缩在角落里,烟头漫出了烟灰缸,偷偷在网上查自己还能活多久,李虎经历过这样的恐惧。

  在北京地坛医院,李虎与“艾滋病患者的知心大姐”王克荣护士长结识,“王大姐为我解答了很多疑问,那些话就像定心丸,艾滋病只是一种病毒,不是一颗子弹。”

  了解艾滋病的常识后,他重新审视疾病和生命,开始结识病友、治疗领域的专家,慢慢地,也走进了NGO领域,与志愿者为伴。

  “既然还活着,我就不认输”。后来的日子里,这句话成了李虎劝导病友常用的开场白。

  保护陌生人

  李虎不只是劝导病友,还为同伴出头。

  2012年11月12日下午6点,天津一家三甲医院里,艾滋病感染者小峰刚刚做完肺癌手术,被推往ICU病房,麻药未过的他并不知道,一场生命权与知情权的战役已拉开序幕。

  得知手术成功的消息,李虎松了口气,他打开电脑,发布了一条126个字的微博。

  艾滋病感染者小峰在天津就医时遭拒诊。“我和虎哥商量出隐瞒病历手术、术后再向医院说实话的办法。”之前的采访中,小峰说。

  其实两人此前并不相识,身患两个绝症的小峰,找到已是天津海河之星感染者关爱小组负责人的李虎。

  此时的李虎已关掉所有店铺,和恋人倾尽所有,只为给天津的病友们提供帮助。

  能帮的不多,说到“隐瞒病历手术”这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战术,李虎曾说,他太明白走投无路和被人歧视的艰辛。

  “有一次,我们一起到市政府信访办提交材料,一听说有艾滋病,当时屋里的几十个访民一下全跑了,接待人员犹豫半天,也不肯伸手接装材料的牛皮纸袋”,李虎的恋人“滨海老四”回忆。

  此后,李虎和小峰的名字出现在全国各大媒体的头条,迅速地被推向舆论的制高点。

  那些日子,小峰成了全国媒体寻找的对象,但所有与小峰的见面请求,均被李虎拒绝。

  “以后他还要工作、生活,我们必须保护他。”事后,李虎对牺牲自己、保护陌生人的解释只有一个,“我们同病相怜、同命相连。”

  陷入骂名漩涡

  此事经媒体的连续报道后,2012年11月2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致电卫生部,作出批示,“采取切实措施,既要保障艾滋病病人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不得歧视,又要保障接触救治艾滋病病人的医务人员自身安全”。

  11月26日下午,李虎和12名民间防艾组织的负责人及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患者,在卫生部与李克强面对面座谈,讲述防艾工作的困难及建议。

  那次座谈之后,很多志愿者都哭了,包括小峰,是高兴的眼泪。

  李虎认为,这如果是场战役,那他和他的团队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公权力的歧视更要严格惩罚。”他对媒体一遍遍复述着李克强的话,他说,有了这次支持,艾滋病感染者就医将渡过一道难关。

  带给李虎的不全是胜利,欺瞒医院的行为让他成为众矢之的,“道德低下”、“自私鬼”、“要死拉垫背的”微博上斥责声一片,李虎也接到了陌生电话,对方张口就骂。

  “滨海老四”回忆,那段时间,李虎成宿不睡觉,扑在电脑前与网友吵架、起草维权声明。被攻击时,电脑前李虎气呼呼的样子,他永远都记得。

  微博成了李虎的武器,通过微博,他将更多病友被拒诊、被歧视的消息公之于众,并@专家,希望为病友治病搭建一条快速通道。

  对战,不隐瞒事实,不回避骂声。在李虎看来,除了用“找骂”这种战斗的方式呼吁社会关注艾滋病人手术难的现实,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我不在乎胜负,只要有关注,就会有改变。”

  “其实是这样的。”在回答提问时,李虎惯用揭秘式的开场白,语速不快,伴有短暂的沉默。

  现实也是这样的,欺瞒就医事件之后,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被拒诊的情况仍时有发生,效果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乐观,李虎的病情也越来越糟糕。

  两种声音

  在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一科,习惯了战争的李虎,常常变得很平静。

  偶尔有发脾气的时候,那是他吵着要喝羊汤、吃大酱蘸野菜。他的身体情况急剧恶化,医生嘱咐多吃清淡的食物。

  弥留之际,他还关心小峰的情况,嘱咐前来探望的公益律师刘巍,“要把小峰起诉医院的案子跟进下去”。

  李虎离开之后,他的家人捐出了5000元钱,专门用于病友的救治。

  死亡,并没能平息对李虎生前的争议,批评责骂声,在一位逝者面前显得更加刺耳。

  但有很多人为他送别,医生、病友、志愿者、生前好友,从广州、成都等地专程赶来的NGO工作者,说起李虎的过往,很多与他从未谋面的人都流泪了。

  很少有人知道李虎的真名。“只是个名字而已。”他曾对身边人说。

  对于他的离去,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特意在官微撰文:“愿天堂里没有歧视与不公!”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_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_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客服QQ:800962
  • 红丝带之家
  • 咨询:21885399
  • 艾滋病在线咨询服务
  • 添加微信:hivaizi

  • 扫一扫,加微信在线咨询

QQ|手机版|99艾滋病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10-20 00:18 , Processed in 0.392770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