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艾滋病论坛

 找回密码
 注_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456|回复: 0

小伙外出打工不洁性行为身染爱滋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4 07: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今年27岁,至今未婚。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那时候我_还小,父亲是什么样子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母亲对我说过关于父亲的故事。父亲是因为一场大病去世的。家里很穷,父亲得了病也没有去看过,那时候曾经找过一次毕摩,但是父亲还是在不久后就死了。现在家里有3口人,母亲,哥哥和我。哥哥现在到山西打工去了,母亲在家里干一些农活。我已经是干不了活的人了,一干活就全身出汗,四肢无力,而这都是因为得了艾滋病

从小家里就很穷,父亲死后日子更是难过下去。因为太穷了,我和哥哥都没有上过学。父亲死后,母亲也不怎么管我,我就整天到处玩耍,村里人好像都不喜欢我,他们说我爱说大话而且还有人就骂我是二流子。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97年,那时候村子里有很多人出去打工,而且很多人回来之后好像都挣到很多的钱。在他们的口中,外面那些地方是很富有的世界。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之下,他们就把我带到成都去打工。那一年我刚满20岁。刚到成都时朋友和我说千万不要乱跑,跑丢了就回不去了。我看到外面这么大,心里也害怕,所以除了干活就待在工棚里。刚出去的时候什么活都不会干,老板就让我做一些打杂的活,比如挑挑石头等等。每天都干得很累,旁边的人也是一样的,而且不好好干活会被老板骂。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到5天我就开始想家了,虽然这边打工能够挣到钱,比在家里卖苞谷好,可是就没有玩耍的时间了。那时候觉得成都离家里很远很远,自己也不敢回家,只好在这边一直干下去。

大概是1997年11月份,有个朋友拿着白粉叫我尝。来这里我看到有工友在吃这种东西,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后来朋友告诉我说这个就和鸦片一样,吃了可以治疗百病,而且吃了以后可以不吃饭不找女人,特别痛快。从小我就知道鸦片是什么东西,我们这边的人很久以前就有用它做药的习惯,不过都是有钱人才用得起的。在那里干活每天都很辛苦,我有的时候也想女人。其实在我们这里,像我这么大的男人很多都结婚了,但是我家里穷而且人家都说我是二流子,所以没有女娃子能看上我。在这边,娶老婆要花很多钱的。看到别人吃了以后的样子,我觉得应该是好东西,所以我也开始吃了点。那种感觉真好,我不知道怎么去说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后面的时间我有了钱就去向朋友买一点,再后来不吃都不行了。在那段时间里,我每天都要花30-40块钱来买白-粉。但是我挣不了那么多钱,就向朋友借钱,可是朋友也在吃这个东西,他也没有钱。于是他就介绍我用注射的方法来减少DUPIN的用量,同时告诉我这样做的话更加刺激。当时我有一点害怕,可是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害怕,而且很多朋友那时已经开始用注射的方法了。他们把白粉倒到一个小杯子里,然后倒上一点水把东西化了,最后用一个一次性针筒把溶化有DUPIN的水吸到针筒里,最后对着每个人的手臂上的血管都打一点。这样一来,原来只够一次用的量就可以够两次或者三次使用了。不过我还是没有钱,毕竟几乎每天都需要注射一点这个东西,到后来毒瘾发作的时候,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就和朋友一起出去摸人家的包。第一次心里很害怕,还好没有被发现。那时候良心告诉我这种事情不能多做,我在心里也暗暗发誓再也没有下一次了。在毒瘾再次发作的时候,虽然心里也曾记得自己曾经发过的誓言,但对于DUPIN带来的快感的渴望让那誓言只是一个闪念。我又第二次下了手,而这一次非常的成功,没有人发现,也拿到了一大笔钱。摸到了这次的500元钱,我又尽情地享受了一次毒-品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这样反复周始,偷亲爱的祖国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家常便饭了,到后来我再不去想偷东西是否违背良心了。

不过偶尔也有好几天没有得手的情况,而瘾是越来越强的,没有得到钱也就意味着这一天要忍受那难以煎熬的毒瘾的折磨。于是我发疯一样地寻找能够弄到钱的机会,但越这样越让我一无所获。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回家,东拼西凑加上和朋友借来的钱,我坐上了回家的车。到家时已经快要过年了,可是家里已经有好些天都揭不开锅了,没有饭吃的日子里,家里靠亲戚们的救助才熬过来。

可是就是在这么艰苦的家境下,我还是没有戒掉我的毒-瘾,经常到村子里别人家里偷点东西到县城里去卖了然后买毒-品。不过很快就被人发现了,周围的人都说我是贼。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好卖了家里仅仅剩下的一点东西。母亲特别的伤心,在她的劝说之下我开始干一点农活了,不过只要手里有钱我就忍不住又把钱花在DUPIN上。周围很多富裕起来的人都是靠贩-毒发财的,按照一个农民的收入,是怎么也没有办法像他们那样建起那么高档的房子的,所以那时我也想过要去贩卖一些DUPIN——当然,虽然那时对于DUPIN的危害以及贩毒所要得到的法律惩罚我懂得不是太多,我也明白这肯定是不好的——但我终究也没有贩卖过毒-品,因为我一点贩毒的本钱也没有。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99年,一天突然来了几个公安,他们把我带走了。于是我就因为吸-毒被送去劳改了。刚进去的时候是一段十分痛苦的日子。监狱里的犯人都欺负我,而毒-瘾发作的时候全身都是痒的,恨不得把皮都抓破。在里面我也开始想家,想离开这个地方……

监狱里的干部们总是让我们做这做那,我干得很勤快,慢慢的我也开始发现,多为干部们做点事情总是有一点好处的,至少他们不再对你那么凶。于是我常常主动给他们搬凳子之类的,这样做也使我获得了真正的实惠——不久后我获得了减刑7个月的待遇。于是不到两年我就出监狱了。

回家以后我就想着要开始干活了,于是勤勤恳恳地开始劳动。家里养起了鸡和猪,开始时的日子还过得不错,家里开始不用依靠亲戚的援助也可以生活了。但是DUPIN始终没有离我而去,虽然这时已经没有什么毒瘾了,但是毒瘾好戒心瘾难除啊!偶尔有点闲钱的时候我也会去买上一点点,却又尽量不让自己上瘾。

不过像这样太平的日子没有多久,红十字会的检测表明我得了艾滋病。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种疾病,开始的时候是有一点害怕与恐惧,但该过的生活还得过下去。不过很快我就发现生活并不能如我所愿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艾滋病给我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心理上的压抑,我开始感受到它给我的身体带来的伤害。我开始干不了体力活了,以前能背得起300斤东西的我,现在慢慢开始感到身体的恶化,连背一会儿六七十斤的东西我都浑身出冷汗。我停止了劳动,家里的地也租给了别人种,但收回来的粮食连7个月都不够吃。幸亏亲戚们都很照顾我们家,总是能给我们送来一点吃的东西。
  
再往后的身体更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开始咳嗽和咳血。实在不行的时候我就去乡卫生所领药去了,我们这些艾滋病人领这些和艾滋病有关的药是不要钱的。可是那里发的药只是一些像阿莫西林之类的消炎药,吃了之后好像能好一点。可是我知道那是没有用的,它根本就对我的病一点用也没有。

不过虽然对未来没有多少的希望,但是每当身体能好一点的时候我都愿意和大家聊聊天。村口每天都有很多人聚在一起说话,我记得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躲得我远远的,生怕我把病传给他们,后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习惯了的原因还是我们这边有太多的人得了这样的病,他们也慢慢开始接纳我了。于是只要没有发作,我的生活便会如此,每天在村口闲逛,尽量想着一点高兴的事情——虽然很多时候肚子都没有填饱。

有时我也在想如果没有去成都,如果没有吸,,毒,如果没有染上艾滋病,我现在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可是我也明白这一切已经发生而且后悔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_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客服QQ:800962
  • 红丝带之家
  • 咨询:21885399
  • 艾滋病在线咨询服务
  • 添加微信:hivaizi

  • 扫一扫,加微信在线咨询

QQ|手机版|99艾滋病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12-18 11:09 , Processed in 1.595384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